法德俄乌举行会谈,是否标志着欧洲国家与俄改善关系不可逆了吗?

在12月9日召开的“诺曼底式峰会”,虽然是俄乌法德四国共同,在法国首都巴黎召开的会议,但是会议的核心问题,却是解决克兰东部问题。虽然这并不会涉及到欧洲与俄罗斯直接改善关系的问题,但是也会体现出俄欧之间在努力缓解共同关注的问题。以德法为代表的欧洲国家,尤其是西欧国家,都希望与俄罗斯改善关系,从而缓解欧洲的被动局面。

显然,欧洲与俄罗斯之间关系的改善,这是美国万万不想看到的,可问题是欧洲确实需要与俄罗斯改善关系,这也是美国难以阻挡的趋势。欧洲与俄罗斯本身,就在经济问题上有着很好的互补,只不过是美国为了达到控制欧洲的目的,刻意将俄罗斯树立在欧洲的对立面上。两美国在不断对俄罗斯进行围堵的前提下,让欧洲也成为俄罗斯的敌人。

但是欧洲国家在能源上是一个非常欠缺的地区,而俄罗斯前天是在能源上是一个充盈的国家,这就让欧洲与俄罗斯形成了天然的能源互补。尤其是俄罗斯与德国之间达成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更是给欧洲国家带来巨大福利。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将会在2020年上半年落成,每年将向欧洲输送550亿立方米天然气,这相当于欧洲进口的10%。还将扩大到1100亿立方米,这显然能够很好的解决欧洲的能源问题。

随着俄欧之间的能源合作,也代表着欧洲国家加强与俄罗斯之间的经贸往来,显然,这已经打破了因美国为首,围堵俄罗斯的目的。这种趋势下,欧洲国家是以法德为代表的,那么在这次四方会谈上,虽然解决的是乌克兰问题,但是绝对会促进俄欧之间关系的进一步改善。尤其是最近法国总统马克龙对于美国的抱怨颇多,并且法国呼吁与世界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主要大国改善关系,这都是对俄罗斯极为有利的趋势。

显然,法国都已经带头,而且德国又与俄罗斯有天然气项目,这本身就会带着欧洲与俄罗斯走近。面对这样的有利环境,显然,欧洲与俄罗斯之间关系改善是必然的。而美国想要阻挡俄罗斯与欧洲之间的联系这恐怕已经是徒劳,毕竟,经济利益上的巨大互补,就决定了欧洲难以离开俄罗斯。那么对于这种趋势的改善,显然是短期内难以改变的!(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法德俄乌于12月9日举行“诺曼底式会谈”,地点选在了法国总统府爱丽舍宫,让人们感觉法国德国希望欧洲与俄罗斯关系缓和已经迈步了实际步子,至于说它能不能标志着欧洲国家与俄罗斯改善关系不可逆,还有待于观察。但是毕竟是缓和俄乌局势做出了努力。

第一,法国德国是欧盟的火车头,也是北约成员国中有实力的国家之一。法国是二战的战胜国,是五大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是发达国家之一。德国是二战战败国,也是美军实际占领国,是发达国家之一,是美国在经济技术上的竞争对手。法国作为有完全主权国家的总统,在爱丽舍宫与其他领导人讨论俄乌冲突问题,的确是欧洲领导人第一次在正规场合政治解决俄乌问题在努力。

第二,北约峰会期间,美国政府总是要求成员国增加军费,让成员国颇有微词。要求每个国家必须达到最低标准2%,但是许多国家的确无力解决这样的难题。就是把有限的金钱投入到军费中,那么民生问题,人民福祉怎么解决。所以2018年喊出成立“欧洲军”,2019年法国总统马克龙就喊出“北约脑死亡”的说法。德国也与法国配合成立法徳议会联盟的事宜。

第三,法国德国为自己的能源安全,与俄罗斯合作,建立“北溪2号”经过波罗的海直达德国。尽管美国也是多次阻扰,但是法徳依然克服困难,不断前行,解决自己的能源安全。主观上正如马克龙说说,欧洲最大的威慑不是俄罗斯,而是广泛存在的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问题。看起来法国总统的呼吁得到了许多欧洲国家的响应,德国总理出席四国座谈会,也充分说明了这些。

第四,本次会谈的确有一些共识,也存在巨大分歧,让我们看到解决俄乌冲突,需要俄乌双方的共同努力,单方面强调本国的利益往往会使得问题复杂化,不利于问题的最终解决。如果妄图依靠外部武装力量壮胆,只能使得问题越来越棘手,只能使得两败俱伤。

第五,欧洲关系在美国主导的北约努力下,是敌对关系。目前的欧洲的确有脱离美国主导的倾向,尽管本次会议,也是欧洲第一次尚试政治解决与俄罗斯的分歧。欧洲的防务多年来在美国主导下形成共识,俄罗斯是欧洲的敌人。防止俄罗斯的战略进攻,成为大大小小国家的政治正确。所以美国一定会把欧洲独立自主解决问题当做离经叛道,也会设置种种障碍,让欧洲走的崎岖不平。因此正如法国革命一样,一定会出现复辟与反复辟的过程,绝对不会一帆风顺。正如一位伟人所说,不论是亚马逊河,尼罗河,恒哥,或者是多瑙河,尽管他们一路向前奔腾不息,也许国会有个别地方的回流和浪花,但是他们直奔大海的意志谁也无法改变!

有这样的趋向。法国马克龙首先在《北约脑死亡》的讲话稿中已经阐明了这样的观点,不可否认,德国与法国的意识存在共同点,这两个国家早在2000年的时候针对美国的指挥权早已表示了不满,意欲独立起欧洲的领导权。可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最终没有达成意响,不过,德法骨子里想同俄罗斯修好的宗旨没有改革,倒是马克龙先做出了倡议。

乌克兰的泽林斯基,他既不想得罪美国,又得搞好周边关系,泽林斯基从前任波罗申科的执政中明显可以看出,依靠西方和北约只有“道议”上的支持,真要发生国家的安全威胁,美国和北约曾几何时量肋插刀啦!克里米亚的例子不很明显吗?因此,泽林斯基渴望与俄罗斯修好,这是政治上必须的调和论。与俄罗斯的关系是斯拉夫民族内部的矛盾,搞好双边关系也是出于一个民族魂!泽林斯基塾远塾近的关系自有思量,美国与北约的态度也当有思量。...

德法想与俄罗斯构好,原则上也是利益驱使,特别是俄罗斯的油气资源,是就近好呢?还是就远好呢?

因此就不能凭着美国的叫喊而放弃了国家利益。

因此,法德乌与俄罗斯的关系确凿有逆天的心然意向。

世界局势瞬息万变!没有一成不变的规律!道变是事物内外部因素力的作用!那旁边还有个英国不会闲聊无事,它背后还有个美国也不会安分守己的!地球各个局部的不同动荡都会让暂时的安宁突然发生变化,道变法亦变,万变不离其宗!管好自身管好自己的周围最重要!欧洲不是整体的国家,它是一个散体国家的经济联盟,容易被利益打散!

马克龙攒的个局,让三男一女齐聚在巴黎的凡尔赛宫,开了一个“诺曼底式”四国峰会,为的是让两个反目成仇已5年的哥俩儿,在法德领导人的共同说和下,或重修旧好,或罢战休兵。

俄乌闹翻,乃是一个两败俱伤的买卖,尤其是乌方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2014年的时任总统波罗申科错误地以为,乌克兰只要与俄罗斯“离婚”,欧盟和北约就会立刻揽“她”入怀,并好吃好喝地供养“她”,俨然把自己当成了“杨贵妃”。不曾想,出手更快的普京,一刀割下克里米亚当作“分手费”,同时还在乌克兰的东部地区燃起战火,就是想让你波罗申科顾得了脸面,却顾不得屁股和大腿。

5年过去了,曾经对俄罗斯同仇敌忾的欧洲也终于看明白了。第一,与俄罗斯为敌不符合欧洲的切身利益,无论是安全还是经济层面;第二,渐渐发现,为了乌克兰而与俄罗斯反目不仅非常的不值,反而还会作茧自缚,自讨苦吃;第三,如果继续纵容乌克兰与俄罗斯对抗,北极熊极有可能会在暴怒之下吞并乌克兰,到那时,整个欧洲将更不安全了。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马克龙急于想摆脱美国及北约的束缚,与俄罗斯和谐相处,甚至共建欧洲的繁荣。意思很明确,欧洲乃是欧洲人的欧洲,绝不允许美国人在欧洲颐指气使。只要欧洲与俄罗斯消除了敌意,美国就没有借口继续染指欧洲的事务了。

由此可见,反美大旗,正在法国慢慢立起。

虽然马克龙和默克尔都有与俄罗斯改善关系的美好意愿,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现状,很难在此次会议上皆大欢喜。好在俄乌达成年底前乌东部停火的共识,但最大的问题无疑就是克里米亚的最终地位,谈了也是白谈。

俄乌这种表面上的关系改善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欧盟和北约与俄罗斯之间的矛盾,就像是得了牛皮癣的病人一般,只能减缓,不能根治。

法德是欧盟最重要的两国 欧盟是世界多极化进程重要一极 对美国经济霸权也是一种牵制!

去美国化已经成为国际发展新趋势,美国一超独霸局面开始改变

欧联社12月10日电,当地时间12月9日,在法德首脑撮合之下,俄乌元首将在巴黎举行三年来首次直接会谈。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包括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军事冲突是欧洲目前唯一的战争,会晤关系重大。会晤的前一天,基辅爆发5000人示威游行,警告乌克兰总统不要向俄方低头。

▲俄乌德法四国首脑在巴黎举行峰会

据报道,时隔3年,当地时间9日,俄乌德法四国首脑—俄罗斯总统普京、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巴黎、再次以“诺曼底模式”聚焦乌克兰局势、磋商乌东冲突,共同寻求解决之道。此次会晤的意义,远不止关乎乌克兰的国家损失问题。

作为三年来俄乌首脑首次直接会谈,泽连斯基和普京的双边会晤备受瞩目。法新社称,泽连斯基表示,在四方会谈外,若有必要将与每位出席峰会的领导人举行会谈。《基辅邮报》报道,12月6日晚,泽连斯基表示,希望能带回具体的结果。他希望通过峰会表明一点,所有人都非常希望结束这场悲剧的战争。泽连斯基希望能够得到德国和法国的支持。

不过,泽连斯基认为,能够重启“诺曼底模式”峰会就已经是一个胜利。 他在11月底表示,将在四国峰会上提出四个主要议题,一是交换战俘问题,二是乌东停火问题,三是乌俄边境控制权问题,四是顿巴斯地区特殊地位问题。

泽连斯基今年5月20日上台后曾多次表示,希望实现乌东停火,有意给解决乌俄问题打开一扇门。10月1日,乌克兰问题三方联络小组在明斯克再进一步、同意接受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 2015年任德国外长时提出的政治解决方案,即给予并基于乌东地区的特殊地位举行选举,以及从冲突前线撤军等。这也是俄罗斯方面的主要诉求。

俄方表示,有计划举行俄乌领导人的双边会谈。俄方11月18日释放了去年扣押的三艘乌克兰海军船只,并提议延长与乌克兰的天然气合作,向乌方释放出友好信号;德国方面提出,默克尔将分别与普京、泽连斯基举行双边会谈。美国则远程影响着巴黎的四国峰会。

美国驻乌克兰大使和美国政府乌克兰问题特使这两个位置至今空缺。众议院如火如荼的“通乌门”弹劾案侧面证实,虽然白宫口中维护着美国官方目标,支持乌克兰独立、尽可能清除腐败问题。实则,白宫只把乌克兰视作帮助特朗普连任总统的政治武器。

除此之外,对这个国家能否拿到美国4亿美元的军事援助显得并不在乎。美国对乌克兰政策的信誉因被弹劾案过度曝光,遭受较大损害。

12月8日,大约5000名乌克兰民众聚集在首都基辅,敦促泽连斯基拒绝向俄方的压力低头。其中,约2000名示威者聚集在总统府前,手持绝不低头、远离莫斯科和俄罗斯天然气是套在我们脖子上的绞索等标语。

自10月1日乌克兰政府签字同意接受“施泰因迈尔模式”后,乌克兰多地爆发示威,抗议政府作出让步。

2014年4月,乌东地区爆发政府军和民间武装间的大规模冲突。持续了五年的乌东冲突至今导致超过1.3万人死亡,逾200万人流离失所,经济损失逾十亿美元。乌克兰和西方盟国指控俄罗斯在军事方面支持乌东分离主义分子,但莫斯科否认指控。

随着乌克兰新总统泽连斯基上台以后,俄乌关系发生了巨大逆转,甚至东欧两国不断出现柳暗花明的新情况,俄乌要鸣金收兵。12月10日,参考消息网报道 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9日在法国首都巴黎首次进行会晤,出席了包括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第六次“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俄乌总统就遏制乌克兰东部冲突数项措施达成了协议,两人还计划在未来四个月继续进行磋商。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2月10日报道,此次峰会是俄乌法德四方三年来首次在这一机制下举行峰会。

据悉,这是继乌克兰新领导与普京通话后又一次俄乌两国领导的新的外交突破,两国打破了14年以来政治僵化和军事僵化的局面。对于此次峰会,法德两国领导都给予了积极的肯定,并且商定下一次四国峰会可能将会在德国柏林举行。马克龙在峰会结束后说:“今天的磋商使我们能够推进所有方面的进程,包括脱离战斗、交换囚犯、停火,并在来临几个月启动政治议程。”默克尔在四国领导人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自己对此次会晤感到“非常高兴”,因为感受到了“善意”,尽管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而作为俄乌当事人双方,两国领导也对会晤给予了积极的评级。普京表示,顿巴斯局势调解问题上正在“变暖”,所达成的协议使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一进程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泽连斯基在会晤结束后表示,他与普京的对话“非常积极”。因为双方已经达成了部分共识,根据会晤后发布的联合公报,俄乌双方承诺将在2019年底前实现在乌克兰东部地区全面停火。

然而,对于美国来说这无疑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并且很可能让美国在东欧的一些战略严重受损。最主要的是德法等欧洲的态度和做法,让美国很受伤甚至是愤怒。此前美国特朗普政府就曾在北约峰会等场合多次警告欧洲,要远离俄罗斯,停止与俄罗斯的一切合作。对于乌克兰问题,美国更是多次组织北约成员国给乌克兰助威,试图激化而无矛盾点燃俄乌战火。有数据显示,俄乌关系恶化之际,美国每年军舰战机在黑海等海域出现的天数达260多天,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美军都在俄乌敏感的黑海前沿。

不难看出,美国的警告显然被德法完全忽视了,甚至与美国的战略恰恰相反。为何德法等欧洲国家并不希望俄乌关系恶化,还要极力促成俄乌会晤。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美国与欧盟的关系恶化,这促使俄欧关系转暖。二是乌克兰问题一旦演变成大的冲突,欧洲无疑要比美国先感受到危机,难民、军费、战乱等都将对欧洲产生巨大负面消极影响,欧洲不得不慎重对待俄乌问题。三是乌克兰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美欧多次帮助乌克兰,可仍然无法让其彻底跟俄罗斯决裂,反而内部出现巨大问题,国家出现严重危机,欧盟与其激怒俄罗斯不如选择放弃。

但是也有媒体认为,虽然如今俄乌关系比以前好转很多,可是也不能忽略14年两国出现危机的影响。尤其是两国在领土问题上有着巨大的争议,这样必将给两国关系改善带来巨大的阻力。而且两国在乌东方面也有不同意见,乌东两个州宣布独立,至今也没有回归乌克兰管辖,这点也将成为两国谈判的有一个障碍。对此有媒体分析,普京很可能以乌东两个州的利益让步来换取乌克兰在克里米亚问题的让步,从而达成俄乌和解。

因此,无论如何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都不是输家,甚至很可能是最大的赢家。试想一下,俄罗斯已经在克里米亚问题上制造了既定事实,又在乌克兰东部赢得了先机,还在美欧之间打出强硬军事牌,任何一个都有巨大政治和军事意义。尤其是这次乌克兰在德法的牵桥搭线下与普京公开会晤,更让俄罗斯赢得了外交、政治和军事上足够的面子,俄罗斯的世界影响无疑将更进一步,所以这次必须要给俄罗斯硬汉普京点赞。

维护世界和平新的力量诞生了。愿意和平的人们希望确真得看到了这一点。